心经讲记破执证真

时间:2018-09-03 15:36:58 编辑: 阅读次数:

凡夫有生以来都有两个执著,一是人执,执著有个“我”;一是法执,一切法是实实在在的、都有自性。人有自性,我就是我,从生以来到现在,乃至将来怎么样;你就是你,各是各的,都有界限。

心经讲记破执证真

外道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灵魂,这里死了,那里投生,躯壳是要变的、要烂的,而灵魂是不灭的。佛法里没有这么一个永生的精神的东西,“一切法自性都是空”,这话就把自己——“我”都否定掉了。这很奇怪。心经的效用 世间的哲学、宗教,讲了很多道理,可以推翻其他的说法,而不会把自己推翻;佛法就奇怪了,首先就否定“自己”。外道执著有我、灵魂或者神我,佛法说是假的、没有的、本性是空的;其次,整个宇宙的万事万物,全部是假的、空的,自性是没有的。这就很奇怪了,什么东西都没有,那不是空空洞洞的吗?那还成什么世界?这个道理很深,所谓的深就深在这里。

我们现在的智慧呢,也不能说智慧了,我们的识——第六意识或前五识,观察事物,从有生以来,不可避免地带着这两个缺陷:一是有实实在在的我,一是有实实在在的世间万物,即我执、有自性。所谓自性,一般用三个含义来表达:一是不变,虽然躯壳可以变换,本性“我”这个“灵魂”是不变的;二是单独存在,独一无二,不依靠人家;三是有实体、有实在的东西。人如此,法也如此。这种执著是错误的。我们观察万物,如果带着这种错误的观点来观察,永远得不到真实的反映。

我们凡夫,前五识一般是最粗的认识。从认识论来讲,最初是感性认识,就是我们的眼耳鼻舌身、基本的五根的感觉,它看起来是很实在的,我们叫现量,在哲学里叫直觉,不经过思惟的推求,眼睛看到什么就是什么,耳朵听到什么就是什么,好像是很准确。但是我们说,这个常识的、五根直观的境界,不准确,因为带有我执法执,这是天然存在的。

很多我们可以发现、可以判断出来的,比如在玻璃水杯里放一根筷子,你眼睛看过去,这根筷子是断的、歪的,但是拿出来还是直的,这个眼睛就靠不住。你说:“这是我亲眼目睹的!确确实实是歪的!”你亲眼目睹的也靠不住。这是一个例子,其他的还很多。

如经上说的“云驶月运”1,实际上是天上的浮云在飞,而我们眼睛看上去好像是月亮在走一样。“月亮在动!这是我亲眼看到的!”到底是月亮在动还是云在动?经过我们意识的考虑、实验,可以看出来:月亮没有动,是云在动。又如过去的天文知识说“天圆地方”,天是圆的、地是方的,现在说地球是圆的,天是无边,这是现在科学家安立的。到底这个太空是什么形色?现在哪个都不敢说,只有成了佛、证到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才可以如实地知道。这些都说明我们的五官靠不住,我们的常识也靠不住,你亲眼看到的、亲耳听到的,也有靠不住的地方。这是一般的常识——感性认识。

进一步是理性认识——哲学的、科学的认识。依据前五识,经过推理、严格的逻辑提炼过,进一步了、抬高了,成为理性认识。那好像是真理了,但实际上,我执法执,这个执有自性的根深蒂固的错误是必定存在的;而科学知识、哲学知识,其原始依据还是眼耳鼻舌身五识观察到的现象,只是把它条理化、找出其规律,称之为科学、哲学。刚才讲过,本身这个五根的观察是靠不住的,那么从其中提炼出来的知识,也不见得靠得住。

古代的哲学观点,到现在已经大变其样,新的哲学出来了;再过几十年,又有更新的出来,不断地改变,那就是说这个真理还没有达到究竟,还不是最高的真理,说得好听是进步、进化,说得难听就是改变。因此,科学、哲学也不是绝对的真理。所以说依我们有漏的六识来观察问题,绝对不能认识到真理。

下面我们谈一谈这个错误的根源,就是我执、法执。我执有两种,一是分别我执,一是俱生我执。分别我执是学习了一些知识得来的,比如说“我是大梵天,会分身”,这是从某些教义或者哲学里接收来的。这个分别我执不是俱生的,才生下来的小孩是没有的。俱生我执是俱生的,你碰他一下,“哎哟,我痛得很!” 俱生我执生下来就有,不但人有,动物也有,蚊子苍蝇都有。

要把最根本的执著去掉,一定要从我执下手。先把“我”破掉,然后我们能证到一部分的真理,我执这一部分的根子就去掉了;而要证到全部的真理,还得破法执,把法执去掉。法执去掉之后,我们的智慧一无障碍,那就是佛的境界了,洞达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