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经四种解释

时间:2018-09-05 11:23:39 编辑: 阅读次数:

心经四种解释

心经四种解释

《一解》

二百六十字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即是 → 六百万字(六百卷)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的浓缩。心经诵几遍好

观自在菩萨,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人)(修行)(法)(见性)(解脱)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解说性相)(性相不离)(性相不二)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解说实相)(一切法毕竟空)(空无分别对待)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实无五蕴)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实无十二处)(实无十八界)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

(实无缘觉十二因缘)(实无声闻四圣谛)

无智亦无得

(实无般若波罗蜜)(实无得一切果位,声闻、缘觉、菩萨、佛)

以无所得故。

(一切法毕竟空)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一切菩萨皆因般若波罗蜜多法)(而究竟解脱)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三世诸佛也皆因般若波罗蜜多法)(证得无上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赞叹般若波罗蜜多法)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 波罗揭谛 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上为理入,此为事入。权巧方便而设施此咒。)

《二解》

学佛之人,当修「般若」智慧,方能离苦得乐,解脱自在。这是一部教导行者,离相破妄,悟得真心的经典。

如《金刚经》所言:「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的道理一样。不要只看外在的经文,而要观照内在的心经,才能识得此经之真义。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行者,应时时如实观照身心世界,「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日久行深,必能如菩萨一样,达到自在解脱。

由于工夫下得深,而「照住」得定,以达到「照见」本性,明了五蕴心色二法,幻化不实,皆是空无自性的假相,故《金刚经》所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明白这样的真理,就不再起妄想、执着,故能度脱一切苦厄,而大自在。

舍利子!

行者,莫以为照见五蕴皆空,就掉入断灭空,《金刚经》言:「于法不说断灭相。」此是真空生妙有,妙有不碍此真空。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一切现象作用,不离开本体,因有性空的理体,故能产生缘起的妙有,故六祖言:「一切万法,不离自性。」

然性空的理体,也藉缘起的妙有,方能显现,故六祖言:「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缘起的现象,当体即空,故六祖言:「一切即一。」空含一切山河大地,心包太虚,故六祖言:「一即一切。」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受想行识」亦因缘所生法,故我说即是空,只是假名「五蕴」。若能明白「色」、「空」的真义,则不落空有二边,即能契入中道实相。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法华经》言:「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故言:「诸法空相。」所以诸法实相之「体」,本无生灭,故六祖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其「相」,本无垢净,故复言:「何期自性,本自清净。」其「用」,本无增减,故又言:「何期自性,本自具足。」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六祖言:「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四大假合,五蕴本空。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而六根、六尘、六识,合起来为十八界,皆是五蕴的延伸,既然五蕴本空,故十八界体性亦空。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二乘人,我执已破,法执尚存。故缘觉乘,不可执所悟之十二因缘,其法本空。

无苦、集、灭、道。

声闻乘,也不可执所悟之四圣谛,其法亦空。

故《金刚经》云:「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着我、人、众生、寿者。」二乘人不执,方能超凡入圣,故须菩提云:「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无智亦无得。

菩萨乘,仍不可执所行之六度,不可取所证之佛果。故《金刚经》云:「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菩萨已离诸相,方名菩萨,故复云:「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

此「智」,为六度;此「得」,为佛果。菩萨乘,依六度而行,但不可执法相,故《金刚经》云:「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亦不取所证之果,故复云:「实无有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既是如此,佛当初又何必说三乘法呢?《法华经》言:「诸佛出于五浊恶世……劫浊乱时,众生垢重,悭贪嫉妒,成就诸不善根故。诸佛以方便力,于一佛乘分别说三。」是众生深着五欲,邪见障重,故佛才以方便力,为求声闻者,说四圣谛;求缘觉者,说十二因缘;求菩萨者,说六波罗蜜。

但佛最终的用意为何?《法华经》言:「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此事是什么呢?又言:「诸佛如来但教化菩萨,诸有所作,常为一事,唯以佛之知见示悟众生。」

何谓「佛之知见」?六祖解释:「佛知见者,只汝自心,更无别佛。」更劝大众「念念开佛知见,勿开众生知见。」

又如何「开佛知见」?六祖再言:「若能于相离相,于空离空,即是内外不迷。若悟此法,一念心开,是为开佛知见。」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因「无所得」,才「有所悟」。《金刚经》云:「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空有无住,方可入佛知见。

悟「诸法空相」的大菩萨,是依般若智慧,而得自在。已无能碍的心,所碍的境,能所双亡,心境皆泯,而究竟解脱之人。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不但菩萨如此,就连三世诸佛,都是依照般若妙法而修成佛果,证得究竟圆满智慧的觉者。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

故知般若之法,妙用无穷,故六祖言:「我此法门,从一般若生八万四千智慧。」般若神奇妙用,可转烦恼为菩提;般若大开光明,可化无明为觉悟;般若无上至尊,可为诸佛之师;般若无法可比,无法可喻。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若能依此行深,必可照见五蕴皆空,故能除一切苦厄。如是因,如是果,这是真实不虚之事。

但非每人都有这样的根性,故观自在菩萨慈悲,为末法的众生演说一种「般若波罗蜜多咒」,如能真信去受持,直到一心不乱,亦可得解脱。

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去吧!快去吧!到达解脱的彼岸,不要留恋此五浊恶世。快去彼岸跟清净僧众们在一起修行,到达彼岸就可不退转,故很快都能成佛啊。

《三解》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我们为何不能了解自己的心?为什么时时不能自在?要怎来修行用功,才能亲见身心的真相?若无法明白,则我们永远会被此身、心、世界所影响、所牵制、所束缚,而不能离苦得乐,解脱自在。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生命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原来身体及一切现象,是不能离开空性的;因为有空的作用,所以身体才可以生长活动,言语表情,万物方可欣欣向荣,百花齐放。所以,我们的身体及世界的万有,其本来就是空体所产生的一切现象,连我们心的感受、想法、意志行为、思想观念、意识型态,也都是如此。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不但我们的生命如此,原来宇宙、人生的真相,皆是空的展现:空之性体,本是如此,岂有生灭可灭;空之现象,本来无相,岂有垢净可染;空之作用,圣凡一样,岂有增减可分。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当我们体悟到空的真理时,已经不再被身心所束缚,外面的世界所迷惑,亦不会害怕生老病死,和被烦恼所困扰,一切的痛苦自然止息;也没有什么妄想,认为自己开悟或是得到什么智慧,或有什么境界。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不但我们如此,一切的觉者也因空的平等智慧,而心无丝毫的罣碍及恐怖,因为他们已明白真相,故远离以往所有错误的想法、看法、作法,而获得究竟解脱自在了。不论过去的成就者、现在的成就者、未来的成就者,也因此空的平等智慧,而完成圆满的生命,展现出高尚的情操,以及无私的牺牲及奉献。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因此,空的大智慧,实在不可思议!谁能领悟,则当下除却一切苦难。此智慧人人皆有,等待我们每个人去学习、思惟、实践,只要不放弃,终有悟道的时候。

《四解》

观自在菩萨,

偈颂:修行本自在,用心观其性;识心得见性,自觉当觉他。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偈颂:智者当心行,日久功夫深;心若无所住,其意自清净。

照见五蕴皆空,

偈颂:时时常观照,自见本性空;五蕴皆不实,身心因缘起。

度一切苦厄。

偈颂:若悟本无我,当下度苦厄;无人来解脱,无法能束缚。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偈颂:色身从法身,法身展色身;缘起因性空,性空可缘起。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偈颂:二身原一身,性相本一如;迷人执空有,悟者遣两边。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偈颂:色法且如是,心法亦不离;一假一切假,一真一切真。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

偈颂:有为无为法,一切毕竟空;若无自性空,何能生万法。

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偈颂:空性无生灭,其相无垢净;在圣亦不增,在凡亦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偈颂:身心本空寂,根尘识亦是;遇缘随照用,善观诸法相。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偈颂:无明本来无,迷人自无明;生死本无生,愚人自生死。

无苦集灭道。

偈颂:无因不得果,无苦不须灭;心若无生灭,常乐自我净。

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偈颂:于相无所住,能生般若智;于果无所得,自证菩提道。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偈颂:菩萨离诸相,常行无住行;心无罣碍故,自在乃解脱。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偈颂:三世十方佛,法界一切众;一念心觉悟,菩提果自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偈颂:般若自性起,真实不虚假;心量不思议,此咒无能比。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偈颂:若依此心经,速能到彼岸;自悟自修行,自证无上道。

本文链接:心经四种解释

上一篇:心经说的禅是什么

下一篇:心经五蕴十八界

© 2018 书经网 版权所有 , 浙ICP备16034663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