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费

时间:2019-10-13 09:09:58 编辑: 阅读次数:

学费

初秋的天,有些热。  

 他走在前面,父亲离他不远,走在后面。  

 “爹,别送了,回去吧。”他回头看了父亲一眼。父亲没作声,继续跟在他后面。“爹,你回去吧,我一个人能行。”他催父亲回去了。父亲应了一声,停下了脚步。  

 “凡事小心点,多留个心眼。”父亲又叮嘱道,然后扭头蹒跚地往回走。父亲年轻时侯开山炸石,一块石头砸在了他的脚背上,留下了残疾,走路一瘸一拐的。 

\

 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他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这次去大学报到,本来,父亲说好了要去送他的。临行的时候,父亲还是变了卦。也许,父亲太在意他的跛足,怕他的形象个上大学的儿子丢人。  

 “小二,你等等。”还没走出多远,父亲背后喊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父亲又转身回来了,看上去很着急,走入的姿势摇摆的像一架风车。  

\

 他掉头快步走,迎上父亲。“怎么了,爹?”“爹还是不放心你的学费哩。”他下意识地摸了摸缝在衬衣口袋里的钱,鼓鼓的,硬硬的。这些学费,都是父亲东挪西借筹来的。就为了这几千块钱,颇足的父亲,走村串乡,不知跑了多少山路,说了多少好话。  

 “这钱,装在口袋里,爹还是不放心,要不换个地方?”父亲像是在和他商量,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那放在那儿好呢?”他有些迷惑。因为在他想来,实在没有更好的地方能妥善的藏好这比命还重要的钱。 

 “要不,把钱塞进袜子里,这样,穿在脚底下,是不是更安全?‘  

 父子俩坐在山路上,小心翼翼地拆开缝在衬衣上的密密麻麻的针脚,把钱分成两堆,然后,慢慢地穿上鞋,系紧鞋带。父亲是真的放心了,说:“这回,该没事了。”蓄积在其中的汗水,没遮拦地滑了下来。  

 与父亲再次分别之后走多长时间,他便觉得脚底疙疙瘩瘩的,不舒服。这段山路虽然只有12里,但他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县城里的车站。因为,他觉得脚底下又湿又滑。——钱大概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他找到了一块大岩石,坐下,慢慢脱下鞋,又小心地褪下袜子,他吓了一跳:由于汗水的浸泡,再加上基地的磨蹭,上面几张钞票已经严重变形,而且,图案也变得模糊不清。他慌了,赶紧脱下另一只鞋,迅速扯下袜子,抽出里面的钱。这时,一阵风刮来,一沓钞票,像平地惊起的蝴蝶,飘飘扬扬,四散得了起来——他脑袋里“轰”的一声,一刹那,天塌地陷。 

 一张张钱,就像四散了的魂魄。他赶紧四下里寻找。石头下、草丛里、树坑里、远处、近处、高出、低处,他都找遍了。他一边找,一边哭,不敢回去告诉父亲,怕父亲承受不住这个打击。一直找到下午,仍然有500块钱不见踪影。放弃寻找后,他果断地把剩余的钱放进衬衣口袋里。然后,抱得紧紧的,奔向镇里的车站……  

 一直到学校,他都紧紧地着那件衬衣,以及衬衣里的钱。交了学费,他已经没有一份生活费了。他把路上的事告诉了学校,只是说,自己家里经济困难,需要勤工俭学。系里很爽快,除了给他在餐厅找一份工作,还减免了他部分学费。

 开学典礼后,他给父亲写了一封信,信里说,一路上很顺利。大学不错,老师也对他不错,一切都好,希望家里人不要牵挂他。  

 信出不久,就收到了父亲的回信。他说,前些日子,有人谣传说,一个学生的钱被风刮跑了,还有人说是你,爹没相信。这是不会发生在咱身上,爹对你放心这哩。大字不识几个的父亲,至歪歪扭扭回了这么几行字,信最后,是这样一句话:儿子,你长大了。  

 一刹那,他泪流满面……

本文链接:学费

上一篇:学财神范蠡,布施得财富

下一篇:妄语(恶口)的果报

© 2018 书经网 版权所有 , 浙ICP备16034663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