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老师对南水北调工程的推动

时间:2019-09-10 09:07:45 编辑: 阅读次数:

有关南怀瑾老师对南水北调伟大工程的推动,大家一直了解不多,我在网上找到了两个资料,一是2006年的中国青年报,一是邓英淘著作中的记叙。

\

资料一:中国青年报

\

2006年2月16日的《中国青年报》上曾读过一篇通讯,记述了他们那段时间的交往:

1998年,邓英淘将自己关于南水北调的一个初步的想法写成一篇文章,在一家内部刊物上发表。同为计划发起人的王小强博士将文章带给了居住在香港的南怀瑾先生。南先生一看标题《再造一个中国》,先笑了。这些个小朋友又在吹牛。随手就把文章放在一边。过了几天,王小强问,您看了那篇东西了吗?没看。王小强就简单介绍了文章的观点。南先生坐不住了,回到家马上打开文章,看后拍案叫绝。连连说,势在必行!非做不可!

他马上把王小强找来,说,此事非干不可,我知道你们没有钱,我愿意个人先出一部分钱,作为活动经费。

过了三个星期,邓英淘也来到香港,和王小强一道去见南先生。他们的话题只有一个——南水北调。

王小强说:“目前看来,对于以自流的方式,每年调雅鲁藏布江及藏南诸河近2000亿立方米的水入黄河,争议最大。这确实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

南先生说:“‘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天下的很多事情,靠打笔墨官司,可能永远不会有结论,必须精思和力行。”

他们又谈起了36年前的河南林县人民的壮举——红旗渠。

邓英淘说:“红旗渠的建成应了一句古话;‘天下事或激或逼而成者,居其半。’那些人不正是中国的脊梁吗?”

南先生说:“以一县之力,几乎赤手空拳,积十年之功,成千年之业,壮哉,伟矣,善哉!佩服佩服!36年过去了,今天以一国之力,总不至于一百年还干不成一件关乎全民族生存与发展的千秋大业吧?现在最要紧的是要行动起来,应该地不分南北东西,人不分党派出身,关心这件事,思考这件事,抛弃一切狭隘的学术门户之见,团结尽可能多的力量,来促成这件事。南水北调非做不可!举世誉之而不计,举世毁之而不顾。”

临别时,南先生语重心长:“英淘、小强啊,我送你们两句话:当时只是寻常事,过后思量倍有情。”

回到北京,他们立刻成立了“参天水利资源工程研考会”。“参天”二字源于《中庸》的“参天地之化育”。意思是说,天地有所缺憾,人生的真正意义,就是要参与弥补天地的缺憾。随即,他们开始了高强度的专家访谈。

后来,邓英淘等用18天时间将原稿继续充实修正,内容扩充了整整一倍,文汇出版社出版,书名是《再造中国》。在此书的序言部分,南怀谨先生写道:“不要误会这些方案是同于古代治河治水的奏议,其实这些提议都是学者、专家科学性的论证,听者有心,言将无过,真正行动起来,那是靠智、仁、勇具备的大德者来推动,才能完成一代千秋不朽的事功。”

南怀瑾老师对南水北调工程的推动

资料二:邓英淘著作中的记叙

摘自邓英淘:《新发展方式与中国的未来》,大风出版社2012年

节选

.........

邓英淘:说起来又是偶然。我原来是给人拉线的。

97年看到郭开从雅鲁藏布江调水的文章,觉得这个事情,无论成功与否,都很有意义,就写了第一篇文章:〈再造一个中国 — 溯天运河简介及其意义浅析〉。从标题可以看见,本来是呼吁社会关注,希望帮忙郭开的。南怀瑾老师看见文章了,认为很重要,找我。王岐山把我从广东安排到香港,住在南老师家裡谈了几天,老人家答应赞助课题费。接著,我专门请郭开来家裡,谈如何具体展开做这个课题,总得对出资人有个交待不是?所以,需要写课题申请、项目建议书、分几个阶段完成等等。结果郭开嫌麻烦,不干了。后来又通过李丹林介绍,我们去向钱正英、汪恕诚分别彙报,他们才是水利界泰斗和现职水利部长呀!如果这件事能发动起来,水利部当然成为重整河山的领军队伍。怎麽也没想到,前后分别谈了几次,好话说尽,人家硬是没有兴趣。于是乎,下不来台了。后来,王岐山和南老师在不同场合对我说:这件事对中国长远太重大了,你来干!呼悠半天的结果,从98年底,只好硬著头皮自己干了,也算是「逼上梁山」吧。

一开始,并没有把调水和前一段思考的新发展方式直接联繫起来,更多直接从资源角度考虑问题。我常说,中国是一个「偏瘫钜人」。搞社会学的人说这是个谜,我说这不是谜,是个常识,基本上沿著年均四百毫米以上降雨量,从北往南划条线,从黑龙江的黑河斜下来到云南的腾冲,东西两块国土面积大致相等,西部10%的人口和生产力,东部90%的人口和生产力;可是大部分水利、矿产资源全在西部。中国地大物博,半身不遂。国土面积近千万平方公里,为什麽还说「人多地少」?钱正英讲话:90%的人口和生产力集中在一百万平方公里的平原,每年还要花费钜大人力物力防洪排涝。向西北望去,新疆一「省」166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沿海14个省区的面积总和,而且不像青藏高原那麽高,大部分都是适于人类生存居住的平坦荒原,海拔、温度、日照、矿产、石油天然气,要什麽有什麽,棉花都要专门开发「去糖」技术!西北平原广袤无垠,什麽都不缺,只缺水,中国实际上是「人多水少」。再看看真的水少吗?中国水资源大部分集中在西南。发达国家水资源利用普遍达到90%,我们始终10%左右。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等国际河流,每年流出六千亿立方纯淨水,毫无利用,等于白白浪费了十条黄河。

中国地形,总体上说,西高东低,南高北低,青藏高原是世界屋脊嘛。水往低处流,这是西部调水,很容易吸引人注意的地方。但是,继续抬昇的喜马拉雅山,地质变动的横断山脉,横阻当中的巴颜克拉山脉,迫使西南的水往南、往东流,只剩一条黄河,大部分水到不了北方,尤其西北干旱地区。所以毛泽东当年长征路过长江黄河上游地区,喫饭、存活都是问题,就想到将来南水北调的事情。但是,跨越崇山峻岭,调水谈何容易?

.........

实修驿站 编辑整理

南怀瑾关于南水北调的谈话,《再造中国》序言

本文链接:南怀瑾老师对南水北调工程的推动

上一篇:印光大师:善用心者,困苦艰难,皆为解脱之本

下一篇:印光大师:喜庆之事杀生宴客不吉祥(文白对照)

© 2018 书经网 版权所有 , 浙ICP备16034663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