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道不守·淫欲丧生

时间:2019-10-13 09:10:14 编辑: 阅读次数:

  在十六年前新竹地区有褚氏女,本为富家女,在家排行次女,故较为父母所疏忽,养成娇纵习性。褚女颇受高等教育,人又风姿绰约,乃成校中锋头人物;是以,常常偕同三二好友举行舞会欢乐。其中有一男同学姓吴,人亦浸颀俏,颇受褚女垂青,故而花前月下,俪影成双;但吴某家境清寒,常与市井不良少年为伍,竟演成沦落歧途之中。褚女不以为意,反而与吴某出入不当场所,津津于刺激游乐。

\

  时日一久,终为褚母所觉,严禁二人来往;但是,正在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时候,二人还是时相往来,并且已因偷尝禁果,更是难分难舍;吴某还曾有翻入褚家与女相聚,而被褚父打骂驱逐,以致吴某时加骚扰于褚家。

  后因吴某在与人冲突中,因刑事案件而入狱,俩人才告中断往来;但是,此时褚女发觉自己竟已蓝田种玉,又不敢跟父母言明,正处进退维谷之际,适好其父公司中有一位素受倚重之陈姓年青人,接受其父邀宴而至褚家作客用餐,乃与褚女认识,褚女心机忽动,乃主动与陈某热切交往,不久,两人乃闪电成婚。

  在陈某心理,乃为攀龙附凤,欲藉此裙带关系而腾达;在褚女心理,乃为解决肚中一块肉;而褚父因陈某平素表现尚差强人意,而女儿早早嫁出,也可了却一件心愿;因此,两人婚事顺利而快速,而且,婚后陈某日益受到岳父器重。不过,陈某隐约间,亦已怀疑到褚女婚前之浪荡行为,心生不满,乃托词公司应酬忙碌,时常三更半夜始回家。起初,褚女不能忍受,哭诉于娘家,但陈某表面功夫作的好,褚父见女婿为公司而忙,反而训斥女儿;到了后来,夫妻俩日益同床异梦,褚女在孩子生下后,也径自出去玩乐,而尖锐对立起来。

  后来,褚女又碰上了旧情人吴某出狱归来,俩人旧情复燃,因而,褚女变本加厉,反而有时夜不归营。其夫陈某发觉妻子行为不当,曾加以警告,但褚女恋奸情热,竟与其夫协议帮他盗取公司公款,而达到夫妻各自行事。从此,褚女安心红杏出墙,而陈某也中饱公款入私囊,夫妻各取所需,倒也相安无事。

  但是,事情终被褚父所觉,将两人训斥一番后,要他们闭门思过,撤除女婿职权;因此夫妻间再起变化,时常争吵斗殴。褚女哭诉于吴某,竟因而产生吴某痛打陈某之事件,而褚女更加大胆到与吴某出双入对。陈某愤慨不已,心生杀机,竟将其妻灌醉而制造车祸,褚女乃枉死于其夫手下;当然,陈某亦难逃法律制裁,而吴某亦是淫罪不可恕,没几年后,在一次江湖恩怨中,死于非命,而了结此一事件。

\

  按淫律明定,淫人妻者,属二级重罪,故吴某遭报,理所当然。而褚女放荡淫欲,不守妇道,亦属犯淫律第二级重罪,死于非命。此事例可以告诉世人,一个家庭的组成,如果放荡于淫欲,必遭不测之风波,愿世人深勉之。

本文链接:妇道不守·淫欲丧生

上一篇:孩子,这是甜的

下一篇:妈妈——上帝的孩子,我的佛

© 2018 书经网 版权所有 , 浙ICP备16034663号-2     网站地图